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下辈子,我们还做两只小小的老鼠  

2010-05-11 12:4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辈子,我们还做两只小小的老鼠 - 阳春白雪 - .

下辈子,我们还做两只小小的老鼠



            
 下辈子,我们还做两只小小的老鼠- -


天气越来越冷了,早过了收割的季节,往日麦地里遍地的粮食早已不见,早先秋日里存储在地洞里的一点过冬的粮食也被农民的无意中的一锄头彻底毁灭了。
  这日子该如何再过下去啊……
  我忧愁地看着熟睡中肚子日渐明显大起来的妻子……是哦,我快做爸爸了,要真正尽起一个男人的责任了。可是,家里一点余粮都没有了。我可以啃点草根对付过去,可是我不能让妻子饿着了,不能让她肚子里的我们的儿子饿着了……
  那时候,我想娶她,她妈妈嫌我们家穷,我对着她妈妈发誓:我活着的一天就绝对不让您的女儿饿着一天。她妈妈把她的女儿许给了我,从那一天起,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老鼠了,我默默地为她做着一切,不让她受半点委屈,让她做这世界上第二只最幸福的老鼠……我爱她胜过爱我自己,我可以为她轻轻用牙咬掉她指甲里的污垢;我可以为她跟在村头二妞后面一天为她捡够她爱吃的瓜子;我可以为她哼着小夜曲看着她入睡的样子而彻夜不眠……
  我是多

少一点饥饿感吧……
  “小老鼠、小老鼠,我看你一整天了,怎么了?看你饿得直哆嗦呢。”
  恩恩恩,有人叫我呢。我早习惯了被忘却的滋味,想不到还有人记得我,我心里有点激动。我抬头望去,哦,原来是每天都飞来飞去的鸽子大姐。
  “恩,我找不到吃的。”
  “去城里吧,城里好吃的多着呢。” :) 她还对我笑了。她说:“一直往南走就是城里。”说完她就飞走了。
  城里?这村子里就爷爷去过城里了。小时候爷爷活着的时候是和我讲过城里到处都是好吃的、好玩的,天上的白云都是棉花糖,地上的石子都是巧克力。
  恩!去城里,我的肚子也一下子不饿了,我要带上我最心爱的人去城里。
  我叫醒了她,我带着她又去求明天就要去城里运货物的牛大伯,求他带我们夫妻一程。牛大伯可怜我们,就答应了我们,不过他让我们躲在他耳朵里面,不准出声,别让他主人看见。 )
  嘿,我好开心,明天就能去城里了,我不再让我的爱人挨饿了。
  第二天早早的,
  我和妻子紧紧地抓住牛大伯的耳朵一路上的颠簸,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牛大伯叫我们了:“下来吧,两个小东西,到城里了。”我和她一起兴奋地跳到地上。我搀着她的膀子,一起对着牛大伯鞠了个躬,向城市走去,远远的听见牛大伯粗粗地喘了一口气还是叹了一口气……
  我抬头望天,我望不见天,一栋栋大楼遮盖了我的视线;我低头看地,我看不见地,一块块混凝土早覆盖了大地。
  我和妻子怯生生地站在墙角,面前马路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和那一辆辆呼啸而过的怪物让我们头晕眼花,那喧闹的声音让我们头痛欲裂……在这里我真正感觉到我是一个外乡人,我找不到一点归属感,我开始怀念起我的家乡来……
  也许,地里还能找出一点粮食、也许表嫂回心转意了、也许家鼠们念在远亲的份  可是在这里,我一点勇气都没有,我一点能耐都施展不出来……我又开始有点想哭。
  妻子眼尖,她尖声叫起来:“亲爱的,马路对过有一个窗子里有好多蛋糕!”
  我也看见了,好兴奋哦。上次吃蛋糕还是她过生日的时候,我拼死从村长家宝贝儿子手里抢来了一小块,那时候我还在追她……呵呵,好甜蜜的回忆,她好喜欢吃蛋糕的,我的精神头一下子就来了。我拍拍胸脯:“我们过去,我一定帮你把那蛋糕搞到手!”
  我拉着她的手,开始奋勇地跳着从人缝里穿过去。人太多了,我们跳来跳去,妻子不小心跳到个胖女人的鞋子上,那胖女人尖声叫起来。紧接着整条街上的人都对我们注意过来,很多人开始用脚来踩我们、用手里的杂志来拍打我们……我死拽着妻子拼命的躲闪……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对我们老鼠而言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还好,我看见前面有一下水道,我拉着妻子跳了进去,总算我们过了大街。不过,我在跳下水道的时候把脚给扭了,我装作无所谓,一点都不疼的样子,我不想让她知道了心疼……
  过了一阵子,我瞅准了大街上的人已经忘记我们两只小小的老鼠了,我让她躲在下水道,我悄悄地钻了出来,我顺着墙根溜子往那个蛋糕店摸过去……一步、两步、三步,我看见那蛋糕了,我一头向那蛋糕扑去……“咚……”我显然撞在了什么上面,可是我眼前似乎没有什么,只有蛋糕,可是头上的那个大包是显然的。我用手指抵了抵,确实蛋糕和我之间有东西,我冲不过去,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好像是透明的却阻挡了我。也许,那是城里人玩的什么专门对付我们老鼠的把戏吧。我偷偷看了看店里,里面全是人,那穿白衣服的人看起来好凶,刚才在大街上的险境让我对城里人充满恐惧感,我实在没有勇气光天化日之下去在他们眼皮子下面哄抢他们的蛋糕的。没有办法,我只有等天黑……
  回到下水道,我紧紧地抱着妻子,我用我的耳朵贴在她肚皮上。我听不到我儿子的声音,我只听见她的肚子在咕咕叫……终于,我的眼泪不自觉地顺着眼角挂落,我哽咽着对她说:“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受苦了……”她只是用手摸摸我的额头的大包:“你还疼吗?只要和你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终于到了晚上,我和她一起溜到店门口。店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和她偷偷地从门缝里溜了进去,我环顾店里到处都是蛋糕。我开心疯了,我抱着她,死命地吻着她:“老婆,老婆,我终于让你吃个饱了。”……可是,很快现实的残酷打破了我的兴奋。和白天一样,那些蛋糕好像被什么透明的东西装在进了什么盒子里,实在弄不开,只是能看得见,却摸不到……我急得团团转,我好心焦……
  “老公,地上有一块蛋糕。”妻子叫我。
  我看去,果然是有。不过,我同时也看见了,那蛋糕旁边是个老鼠夹子,我知道这是城里人用蛋糕做诱饵来捕我们的。可惜,这玩意我们那旮旯乡下也有,我早见识过了。我暗想:我一定要用法子帮我妻子弄出那块蛋糕让她吃到。其实这也难不倒我,在乡下的时候,我就常常用我的尾巴在老鼠夹子下面勾出我想要的东西,而那破夹子根本伤不到我分毫。不过,这是城里,城里人好狡猾的,他们的老鼠夹子也许也很狡猾。为了她,我豁出去了!
  我趴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用尾巴轻轻的去勾那蛋糕,一寸、两寸、三寸……我终于把它勾出来了。
  我命令妻子:“为了我们的儿子,你必须吃下去。”
  “不,我一半你一半。”
  我不由分说,我硬把蛋糕塞进她嘴里。“吃下去!”我恶狠狠地对她说。这是我们结婚以来,我第一次大声音的对她说话。
  时间过去不长,妻子突然满地打滚,大声叫唤起来:“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完了,城里人太坏了,不但用了老鼠夹子,连做诱饵的蛋糕里也放了老鼠药……乡下人从来不会下这连环套子的……城里人太狡猾了……
  “我渴、我渴、我渴……”妻子的叫唤一声高过一声。
  我疯了似地到处找水,可是,整个屋子里没有一滴水,连一滴都没有……
  对了,我还有口水……我对着她的嘴,大量的从自己喉咙分泌口水。我吐啊吐啊,快连自己的胆汁都吐出来了,一点点的口水都没有了……我感觉我的喉咙都快断掉了。
  我从未感觉到死亡来得和我是那么的近。我死死地抱着她,疯了一般帮她擦去嘴角的血沫,可是一遍一遍又一遍,我擦的速度远远跟不上它涌出来的速度。一辈子、一辈子从来没有如此清醒过,我意识到了:她将永远离开我了,我将永远失去她了……
  我不哭、我不哭、我不哭、我不哭……我一点都不想哭……
  抱着她,我轻轻地跳上一边的老鼠夹子。“噶啪——”我清清楚楚地听见我的腰骨被夹断的声音。
  可是,我不疼,我不疼,我不疼、我不疼……我一点都不疼……
  我吻着她的脸,默默地想着最后一句想对她说的话:
  “如果有来世,还让我们做一对小小的老鼠,笨笨的相爱,呆呆的过日子,拙拙的相恋,傻傻的在一起,即使大雪封山,还可以窝在暖暖的草堆,紧紧地抱着你,轻轻地咬你的耳朵……”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